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图文儿子武校离奇失踪父亲苦寻四年无果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8:35:44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图文:儿子武校离奇失踪父亲苦寻四年无果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天龙武校院内杂草丛生,早已停办  本报记者陈咏 实习生李梦颖  为了让聪明的儿子“文武全才”,他将年仅13岁的儿子送到离家近百公里远的一个武术学校。没想到,7个月后,他接到了学校电话:儿子失踪了。于是,他开始了漫漫寻子路,4年来,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儿子依然杳无音讯。  入校7个月的儿子失踪  43岁的李记华是汉川市分水镇歪亭阁村人。1997年,跟妻子离婚后,还未满一岁的孩子李俊波就成了他唯一的寄托。  儿子打小就聪明,学习成绩一直很好。盼子成龙的李记华希望儿子文武双全。2009年2月,经人介绍,他将13岁的儿子送到了离家近百公里远的天门彭市镇天龙武术学校。学校是全封闭式的管理,他希望儿子能在这里得到磨练,“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2009年9月30日,李记华突然接到学校校长打来的电话,称儿子失踪了。李记华急匆匆地从广西赶到学校才知道,9月30日早晨8时许,学校教练带着一队学生到学校外边的汉江堤上跑步,中途李俊波要上厕所,教练让他随后跟上来。过一会儿,仍未见李俊波跟上队伍,便折回去找他。但沿途都未能发现李俊波踪影。  倾家荡产4年苦寻无果  当年10月2日,李记华到天门市彭市镇派出所报警。随后,他发动村子里的人骑着摩托车,沿着江堤找了几天,天龙武术学校也派人帮着寻找。校长说:“这样逃跑的孩子,过几个月就会自己回来。”几个月过去了,几年过去了,儿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4年来,为了找儿子,李记华倾家荡产。从汉川分水镇,到天门彭市镇,全程约90公里,为了省钱,李记华骑着他那辆老式摩托车,一来一回,在路上的时间就要7个小时,而这样的来回,他自己都记不得跑了多少趟。汉川、孝感、天门、潜江、仙桃……搜寻区域不断扩大,寻人启事贴得越来越多,可儿子却依然杳无音讯。  走遍了湖北,他开始往省外找。湖南、江西、广东、广西……贫寒的家境,无力支撑他寻儿子所需的花费,他只得边打工边寻找。“经常是在一个厂里做一个月,拿到工钱后又开始找一个月。”寻子路上,他很少住旅馆,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躺一下,醒了又继续上路。  由于常年在外寻子,家里的房子已经倒塌。  涉事学校早已停办  今年7月24日下午,记者随李记华来到位于天门市彭市镇的天龙武术学校,该校校舍位于汉江堤下的一片农田与树木之中。李记华说,这里自己已来过无数次了。后来,校长肖某不耐烦了,让他到法院去告。  学校铁门紧闭,从门缝里,依稀可以看到,操场上已经长满杂草。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个学校早就关闭了,没办了。记者拨打学校招生时留给李记华的电话,通了之后,对方称自己不知道什么天龙武术学校,“打错了”。  记者通过该市教育部门了解到,天龙武术学校是一所民办学校,确实早已停止招生了。  专家:武校负有监管责任  这4年,李记华成了天门市彭市镇派出所的常客。派出所民警大多认识这位痛失儿子的父亲。  民警依旧记得四年前的那起失踪案。现在,李俊波已经录入了公安的失踪人口系统。天门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称,该局也从未停止寻找李俊波,但是一直未果。  每年9月份,是汉江的汛期。民警分析,不排除李俊波在江边上厕所时不慎跌入江中溺亡,或者发生其他意外的可能。“但是没找到人之前,这只能是个失踪的案子,只能按失踪案来办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找下去。什么时候有个确定的结果,我才能解脱。”说到这里,满头白发的李记华眼眶一红,眼泪又落了下来。  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李国宏律师认为,天龙武校作为一个全日制的封闭学校,对孩子负有监管责任,未成年的孩子在校期间失踪,学校有监管不力的职责。在孩子失踪阶段,学校应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和家长寻找,并提供必要的经费。待确定孩子的状态后,再协调相关赔偿事宜。而这种责任不因学校停办而消失,如学校负责人拒不承担责任,家长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微盟集团运营干货

微盟集团实战案例

日日顺物流

卓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