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非典型偶像郑恺很好奇王思聪的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44:47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非典型偶像”郑恺:很好奇王思聪的生活

腾讯娱乐专稿(主笔/马晓溪 责编/露冷)

采访郑恺前,一位粉丝朋友兴奋地对记者说,她在微博中@了一下偶像,没想到郑恺居然给她点了个赞,这个“赞”足足让她美了一个月。

见面聊起这事,郑恺一脸正经地说:“我是点赞狂魔啊,每天点1000个赞。”全场人被他正经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1000”自然有夸张,但打开他的微博主页,确实能看到他处处留赞的痕迹,无论是“爱的表白”还是自己品牌的买家秀,郑恺的头像就排列在原文下,和其他普通网友别无二致。

“手滑了都会点赞,动下手指对我们来说特别简单,能让一个人快乐这么久,为什么不去做?”说这话时,郑恺的语气轻松。一个偶像,用网店店主的方式帮粉丝“圆梦”,有点儿意思。

这个将满29岁的大男孩,和所有85后一样,是手机依赖症的晚期患者,喜欢沉浸在社交网络里,爱自拍,发冷笑话,热爱网络段子,哪怕是在赶通告的短暂间隙,他也在埋头刷屏,很少和旁边人交流。

06年出道的郑恺早已不是娱乐圈的新人,他说自己知道关于这个圈的种种规则,以及如何做一个明星,他尽量绕着雷区,但并不打算做一个人人喜欢的大众偶像。

我为什么不能去夜店?

为什么不能和王思聪一样,给美女包机,办生日Party?没做过的事,想想还不行么?

在一个多小时的聊天中,已经不记得郑恺说过多少次“Why not”了?“最憧憬的生活状态就是不用工作还有花不完的钱,大家都这样吧?”郑恺反问道。

他承认自己爱去夜店,不怕被误会成拜金,也习惯了被某些媒体断章取义,抱着“既然拦也拦不住,干脆就‘该干嘛干嘛’”的态度。坚持使用辩证来思考问题:凡事有好有坏,如果自己打心里不在乎,就不会受到伤害。

那郑恺的底气从何而来?

事实上,演员的身份早已满足不了这个年轻人的胃口,演戏并不是他今后唯一的打算。他没有规划自己的演艺路,却提前十年想好了另一条出路——开广告公司、创建潮牌,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在他的人生清单中。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早晨,郑恺坐在酒店高级套房的躺椅上,变化了十几种坐姿,挨个讲述他的非典型偶像人生梦想。

郑恺近年频频出现在青春片里,图为《匆匆那年》剧照。

你一定听过这个故事:毫无明星梦的他/她,陪着同学去考中戏、北影,同学没考上,陪考的却考上了,从此踏上演艺路。传说中郑恺参加上戏面试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个同学,但他并不打算用这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通用模板来包装自己,反而认真的辟谣,“是同学陪我去考,我考上了,但他没考上。”

只是这个故事,并不能佐证郑恺有着什么“明星梦”或者是“表演追求”。读中学的时候,让他有所好奇的职业方向是建筑师、汽车工程、法律,然而这些念头也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夭折——因为成绩差的缘故。于是家里给他安排了出国,“不管出去念什么,总之先出去就对了”,手续已经办得差不多了,但老师还是勒令他必须参加高考,且定下任务,“必须是个本科”。

“上戏分数低,又是本科”,在郑恺看来,这个两个元素让上戏成为应付高考的最佳选择,他并不觉得那是什么明星的摇篮,填志愿时也只写了这一所学校,“中戏、北电都不知道在哪儿”。考不上就算了,8月份就可以出国了。

艺考之前,郑恺顶多只能算个文艺爱好者,除了偶尔在学校里主持个节目,在专业方面是张白纸,考场上,他干脆挑了一首在KTV里最拿手的《爱的就是你》当做才艺展示,没想到几轮过场走下来,竟然被录取了。于是郑恺想了想,就放弃了出国的打算,“那个时候出国回来也没那么景气了,还贵,不如先念着算了”。

作为一个对未来从无打算与野心的人,郑恺意外的在大学里风生水起了起来。大学四年,郑恺没少“不务正业”,接广告接到手软,生活毫无压力。同学杜江回忆起郑恺时说,“他那时是学校里的高富帅,有钱,每天都开车上学”,杜江开玩笑说已经回忆不起来他走路的模样,“因为一打课铃,他的车才开到校门口”。

“反正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尽管毕业之后郑恺没能像同班同学陈赫那样,凭借第一个角色就大红大紫,但他也没太心急,继续演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即便是成为华谊的签约艺人,他也还没想过要如何规划自己的演艺道路。

经纪人程倩清楚地记得和郑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是公司特意安排的饭局,郑恺话不多,只是在饭桌一角安静地听,“他不像其他艺人那样特别渴望火,见到新的经纪人时就会迫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提很多要求”,程倩明显地感觉到郑恺和其他艺人不同,“他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这样“无欲无求”的艺人起初让程倩有点迷茫,但后来她发现了郑恺另外一个特点——随遇而安。上山下海游戏节目、大大小小的电影、综艺通告,“给他安排啥都愿意配合”。

在在程倩看来,郑恺有超出年龄的淡定与沉着。其实,郑恺只是如高中时期一样,对未来从不做规划和打算,“如果想得周全,达不到会失望,达到了也没有惊喜,不如啥也别想,做个实干家,达到了你会很惊喜,达不到你也不失望。”

去年,郑恺意外“因屁走红”,被媒体调侃“演了十年戏,不如一个屁”。

“这圈就这样”是郑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娱乐圈混了小十年,却凭借《跑男》这档综艺节目一夜成名,有媒体调侃他“演了十年戏,不如一个屁”(他在其中一期节目中放了一个屁,并在电视上播出),“还真是这样,比较讽刺”,郑恺埋下头笑嘻嘻地说,好像在评论别人的事情。

郑恺当然知道摄像机拍下了这个“屁”,但他并没有去干涉这个镜头的播出,也没觉得这个镜头播出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形象,“我们只是当一个搞笑而已”,他无所谓的很,“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大轰动”,于是他又再次,随遇而安地接受了这样的人生际遇,哪怕是“屁王”这样的不雅称号,他也接受了下来,“这也是当下娱乐圈的现状吧,有很多勤勤恳恳工作的演员最后因为一个意外,得到了大家的喜爱”,他并没有什么怀才不遇或者阴错阳差式的抱怨,“不管大家怎么记住我的,只要记住就行了。”

名气越大,郑恺发现在自己掌控范围内的事越来越少。在谈话节目《大牌驾到》中,主持人华少问,如果喜欢的人已经有另一半该怎么办,郑恺犹豫了一下说,“那我就先等一等,再放弃”,这句话让郑恺再次站在风口浪尖。当时《跑男》正在热播,作为Angelababy的护花使者,两人亲密互动是节目的点睛之笔,而这句“等一等再放弃”立马成为网络热搜词,被许多大V当作心灵鸡汤发表,也在粉丝当中掀起不小风波,引起双方骂战。

“其实那是在《匆匆那年》的宣传期,我演的是一个备胎,等一等再放弃,说的是那个事,结果就被嫁接过来说这个事。”郑恺解释道。

节目播出后,郑恺第一时间跟Angelababy通了气,不管外界如何揣度这句话,他唯一担心的是对方误以为这是他个人故意炒作,“结果她说相信我,就这么简单”,好在这条新闻没什么负面影响,“大家都觉得这是暖男的表现,那你们说去吧”。

“有些事你避免不了,像我们去录《跑男》的时候,现场都发现有针孔摄像机,所以你说怎么办呢?你能怎么办呢?有负面我就灭火?我一学表演的,又不是消防队,我只能干好我自己的事。”

说到底,郑恺不觉得媒体会伤害到他,随便你们怎样都行。通常偶像最怕被曝光私生活,可郑恺也显得没所谓,万一碰见狗仔追车怎么办,“你追就追吧,你别撞上我就行,我也不能阻止你追我,那有什么办法。”在他看来,一条新闻不会让自己的天塌下来。

前不久,有一组郑恺去夜店的照片被曝光,他又多了一个“夜店小王子”的称号,虽然最近工作很忙,再加上当年一起夜巡的朋友们都已经成家,自己都很久没去过了,但郑恺承认,五六年前自己的确是个夜店咖,“凭什么你能去我就不能去?我去夜店怎么了?真够逗的。”在夜场,郑恺总幻想自己是MC,能掌控全场的节奏,说着说着,便摆起嘻哈的POSE。

“很多人去夜店就是想成为王子或公主,上台就去蹦,就去跳,喝完酒就很兴奋”,记者问他,喜欢夜店是因为美女多的原因吗?他的目光便直直地看过来,“美女多不好吗?我一定要去菜市场看大妈吗?”

他完全明白记者的“不怀好意”,但他也完全不介意。

在跑男里,郑恺是Angelababy的护花使者。

在宣传王聪看来,虽然郑恺对演员这个职业不太“专一”,但演戏对于他来说不是负担。“他的剧本不会像其他演员一样,花花绿绿有各种标记,他很有表演天分,基本上都是一条过。”导演张一白也评价他是个“聪明的演员”:“总能超越剧本的临场发挥,对角色也有自己的想法。”据说在《匆匆那年》中,郑恺就模仿了不少冯小刚的习惯性动作。

程倩笑着总结,郑恺长着一张“亦正亦邪”的脸,冯小刚就认为郑恺很符合“冯男郎”的特点——不正经、不着调、不讲理,骨子里透着“闷头坏”。也许是太多导演看中了郑恺身上的这种气质,近年来郑恺出现在各种青春片及小妞电影中,最多的角色就是富二代或是性格乖张的都市青年。重复的角色太多,这让郑恺有时会感到无聊,“不仅有些角色重复,就连台词都是重复的”。他渴望拓宽一点戏路,但也不得不接受当下电视、电影市场题材有限的现实。

戏路的问题一时半会无法改善,但他还有别的想法。在和郑恺交谈的一个小时内,他说了三、四个梦想,没有一个跟演员有关。他想开广告公司,做潮牌,如果回到十年前,更愿意选择当建筑师,“指着城中的一标志性建筑说,这是我设计的,这样多酷。”说这话时,郑恺眉毛微微扬起。

他管自己叫“好奇宝宝”,演员这身份对他来说有点“飘渺”,做品牌也好,开公司也罢,他正积极给自己铺后路,最不希望听到别人评价自己“这个人除了演戏,什么都不会。”也许是始终没把演戏当成真正的理想,郑恺的想法和一般正在上升期的男演员有些不同:“我们从小的教育就是这样,大家要奋斗、努力,20岁到30岁的这段时间是男人要出人头地的阶段,没有那么多富裕时间追求自己想要的浪漫,那么三十岁之后,我要不要追求一下浪漫,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做我们这行未来无非两条路——继续干或者不干,这么多年我做劳模也牺牲掉了很多自己的生活,未来我希望自己分配和调控一下,除了演戏外可能会给自己多一点别的选择。我觉得就是趁早去打算,也不要过了十年以后再去打算,到时候就完了你现在就去做,不同的东西都去做,没准哪个就会做得比较成功,那就挺好的。”

因为明星的身份,品牌也会时不时给他寄来各种样品,“那为什么不能把爱好变成生意?”行动派的郑恺从有开店的念想,到选址、装修、进货,不到半年就把鞋店开起来了。合伙人说,我们得有个规划,未来要开10家、50家,还要有加盟商,他说:“都是个屁,先把这个开起来再说。”

如今,郑恺名下有两个潮流品牌,有一家网店,和两家实体店。一提到起开店这事,郑恺立马来了兴头,他说自己对待鞋子就跟女人一样,“从小看见好看的鞋就走不动道儿,限量版更是必须拥有!”平时他喜欢看Instagram上的美图,通过网络收集潮流讯息。

除了满足自己的爱好,在这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眼里,做潮牌还有更远大的意义,“我们都是一批生活在中国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我们想告诉现在年轻人,我们在哈什么,你不要哈什么《滑板鞋》,那种审美有点畸形,他有特殊的节奏,我觉得那就是弱智和智障。”

那最向往的生活状态是什么?郑恺很直白,“不用工作都有花不完的钱,然后周游世界,大概所有人都这样吧。”

“虽然演过很多次富二代,但那都是假的啊,我没体验过,你知道么。”郑恺说,他很好奇王思聪那样的生活状态。如果有钱,自己也想体验一把——上百个美女陪自己过生日,包机飞三亚,在海边放礼花。

“又没犯法,为什么不能试?人家自己喜欢你管得着吗?”他表情轻蔑,像所有的85后一样。

冯小刚觉得郑恺不正经、不着调的气质是他想要的“冯男郎”。

腾讯娱乐:你大一的时候就开始接广告了,会不会觉得很累或者耽误学业?

郑恺:没有,很爽。赚钱了,出去赚钱了,因为大学上课没有那么严格,有时候没课的时候出去自己试镜,自己跑广告公司,然后自己定妆,又要拍摄,又要跟人结帐什么的,有时候我还要催款。全都是一条龙,全都是自己来,所以那时候蛮锻炼人的。

腾讯娱乐:同学应该很羡慕你?也算是收入颇丰的一族。

郑恺:当时来说蛮爽的,挣点钱,但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积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腾讯娱乐:是开销很大吗?

郑恺:就一起吃吃喝喝就没了,然后——也没什么羡慕的,大家都差不多,你也有出去的,我也有出去的可能,各干各的吧。

腾讯娱乐:在拍广告的过程中是不是也积累了些圈内人脉?

郑恺:积累人脉这是肯定的,但是对我来说,今天我会想起来帮助最大的其实是一种,怎么说呢,说得官方一点叫公关,其实说白了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接触,因为你每天见到的都是初次见面,你每天都是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就是你怎么和初次见面的人迅速地变成好朋友。

腾讯娱乐:变成自来熟?

郑恺:变成自来熟,后来我不拍广告了,开始拍戏了,开始跑剧组了,都是一样的。就算跑到冯小刚、张艺谋这样的剧组的时候,它也是这样,都是一回事。所以那个时候给我最大的帮助其实是这方面的。

腾讯娱乐:2006年的时候就出道了,到现在走红,有没有觉得这个过程有点长?

郑恺:还有比我更长的呢,那当然也有一夜成名的,那比不了。有些人(还在熬)——我还算好的呢,今年才28岁就已经混出来了吧,有一些混个三四十岁才出来的,那不更久吗?我觉得这个将近小10年我觉得我过得很充实,而且能够都看到自己的变化的过程,当然每当我回头看的时候,这小10年很有意思。

腾讯娱乐:你头一次觉得可能自己真是成名了,是什么时候?

郑恺:好像还真是《跑男》以后,那之后真的是一出去就几千几万个人都围过来的感觉,那个确实有点恐怖,之前可能是几百、几千个人比较多,但是几万几万的没有。

一开始我们这帮人出去处事都是比较低调,见到这种场面都是不好意思,后来人越来越热情,我就说干脆就算了,别不好意思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家就是喜欢你,你也别偷偷摸摸,一下车就干脆,“所有的人你们好吗!”

腾讯娱乐:感觉咋样?

郑恺:爽!

腾讯娱乐:除了《跑男》,这一两年你在电影上动作比较多,有一年参演了三部贺岁档电影。当时会不会有撑不住的感觉?

郑恺:没有,很爽,很爽。

腾讯娱乐:演戏对你来说挺轻松是吗?

郑恺:轻松,挺轻松的,你必须得轻松,你要是把演戏当作一个负担的话,那它肯定不会有好戏,是吧?

腾讯娱乐:那不开心一般是什么?

郑恺:不开心的时候就是,没有自由的时候,特想看个电影,但是我没法去看,我非得等它下片了,有DVD了,网上了我才能看,不开心。

腾讯娱乐:有过这样的经历吗?就是好不容易到电影院里被认出来,就跑了?

郑恺:不是,我肯定看,我都花钱买票了,为什么不进去看啊?

腾讯娱乐:新片里你演一个恐婚男,现在恐婚的人挺多的,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了,你觉得为什么男人会恐婚。

郑恺:有人觉得男人恐婚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但其实我觉得是因为没准备好,精神上经济上都没有准备好,我想替他们说一句话,就是请给他们一点时间。

腾讯娱乐:那你遇到喜欢的人是含蓄类型还是猛追?

郑恺:我应该属于很直接那种。

腾讯娱乐:如果正式谈恋爱,会公开么?

郑恺:还是不要太高调了,秀恩爱死得快。

腾讯娱乐:对了,我朋友说你给她微博点了赞,她很开心。

郑恺:你别告诉她我一天点1000个赞,你就告诉她我就只点了她那个(笑)。

成都骨雕价格

贵州水膜

上海永磁低压压缩机

云南螺伞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