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恐怖111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1:52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1·娃娃

浓浓的黑云笼罩着天空,细雨丝丝而下。咖啡厅里,王浩望着窗外匆匆的行人,脸上的阴沉更浓郁了几分。

“妈的,不会被那女的给耍了吧,我就说网上的东西不靠谱。”他嘴里嘀咕着。

事情的来由是这样:王浩毕业已经三年了,但还是没有女朋友。每次朋友说要帮他介绍时,他总是笑着摇摇头。

三天前他上微信时,看见了条好友申请。头像是个很漂亮的女生,精致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王浩感觉自己的的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

他主动地向那个自称小敏的女孩发起了进攻,更是好不容易才约到她今天在这里见面。可约好的四点,现在已经四点半了,连个鬼影都没看到。天色愈发的昏暗了,店里的人也逐渐减少,服务员的目光一个劲在他身上打转,他知道,这是在催他离去。这种天,没几个人乐意出来,大多数人还是喜欢家中温暖的被窝和热茶。王浩有些恼了,他站起身来,拿起披在椅子上的外套,向门口走去。

忽的,一个身影从门口跑了进来,一头冲进了他的怀里。王浩张口欲骂,忽的,他呆住了:怀中的少女一头柔顺的长发,精致的小脸蛋上还残留着几颗水滴,小嘴微张,惶恐的看着他,她的皮肤非常白,好像常年不见阳光,透露着一中病态的妖异美。

这不正是小敏吗?王皓满腔的怒气瞬间都消失了,他开始庆幸自己没有早一点离开了。两个人又重新做到了原先的座位上,王浩点了两份牛排,两瓶红酒。昏黄色的灯光下,小敏显得更美了。

小敏却显得有些不自在,一直躲闪着王浩的目光,苍白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嫣红,看上去更妖艳了。王浩在桌上谈笑风生,不时引得小敏娇笑,相比之下,小敏就拘谨了很多,只是目光偶尔掠过王浩嘴唇时,会闪过一抹狂热。吃完饭后,两人走出门去,雨下的更大了,黑云翻涌着,好像里面隐藏了一只巨兽。王浩提出要小敏去家里做客,小敏犹豫了下,点头同意了。

车上,两个人却都显得很沉默。为了省钱,王浩租的房子离市中心显然不算太近。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车速慢慢放缓了,小敏望着窗外破旧的楼房,皱了皱眉头。车子停下了。小敏随王浩走下车。眼前的楼房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外面的墙皮已经剥裂了,几个黑色的大字在雨幕中看不清楚。王浩转头朝小敏一笑,拉着她的手向里面都去。黑黢黢的楼道口仿佛一张巨嘴,要吞噬掉走近的人。王浩的屋子在二楼,二楼街角的灯好像有些坏了,一闪一灭,王浩感觉攥着自己的手更紧了些,嘴角向上摇了摇,拉着小敏走进了屋子。

在他转身插住门的那一瞬间,屋外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屋子很暗,小敏在墙上摸索着,却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她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一个人抱住了,浑身一打激灵,刚要尖叫,王浩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走,我带你去看些好东西。”一道闪电划破了天空,雷声轰鸣,也映出了王浩狰狞的脸。小敏身体僵硬着,被王浩拉向了卧室。“啪”灯亮了。小敏心刚放了下去,又马上提了上来。

“啊”的一声,尖叫回彻在这个房间中。屋子很大,一张大床横卧在当中,床上,却摆满了瓶瓶罐罐。小敏的目光刚才就落在其中一个上,里面赫然泡着一只眼球!小敏转身欲跑,却发现不知何时王皓已经把我市的门锁住了!

她惶恐向后退去,跌跌撞撞的退到了角落。王浩从床上拿起了一个瓶子,透过黄褐色的溶液,那里面里面泡着一只手!王浩陶醉的把脸凑在瓶子上,双眼注视着那只手,放佛注视着他的爱人。“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自己优点和缺点。像这只手的的主人,她虽然有一双完美的手,脸上却布满了麻子,这是浪费,浪费!”王浩的脸布满了狰狞,马上又换成了一副得意,“所以我只留下的她的手,你看,这是多么的完美啊。我已经凑够了手,脚。躯干,就差一个漂亮的头了!

多亏了你啊!感谢我吧,我将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子,恶狠狠地向前逼去。

“嗤啦”像是布帛被撕开的声音,王浩看着眼前倒下的少女,身体微微颤抖,刀子上,赫然一滴血都没有!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些以前他带回来的女孩,看到这些后,不是哭着求他别杀她,就是直接被吓晕了过去。唯有这次的小敏,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她脸上的的惊恐,也是那么的恰到好处,那么的_刻意!王浩俯下身去,裙子底下,是一个残破的画着笑脸的纸娃娃!他狂吼一声,刀子胡乱挥动着,跑向了门口。钥匙,钥匙呢?

他慌忙的从口袋中掏了出来,却因为手的颤抖掉在了地上。他蹲下身去,刚要拾起来,却发现整个地板流淌的液体,那种熟悉的咸腥味,是血!一个白色的幽影从他的头上一闪而过,扑向了他,,的脖子,惨叫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屋外,雨更急!雷声轰鸣,淅淅沥沥的雨,是老天爷的眼泪么?翌日。“本市最新破获一起变态狂魔杀人案,犯人王浩,目前已被警方击毙。

下面有请王警官,为我们讲述一下破案的过程.。。”“啪”,我把电视关了,整天放这种无聊的东西,不嫌烦吗?我百无聊赖的扒了几口饭,刚想去夜店嗨一嗨,忽然,手机的一声提示音将我的目光扯向了它。

“小敏,年龄19,性格活泼开朗,求交友。”我看着照片的小美女,嘿嘿笑了几声,看来哥有的忙喽!什么,她邀我见面,去不去呢?我打开衣橱,看着满满的衣服,喂喂叹了口气。看来今晚将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夜晚呢!

2·古屋里的老婆婆

下面我要讲的故事叫做【古屋里的老婆婆】这个故事是听一位老爷爷讲的,故事的真伪无可考究,事情发生在解放前。故事的主人公张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日更而坐,日落而息,日子过得清苦倒也落得安静自在,村子里的村民都是淳朴善良,要比现在的社会风气好许多,一家有事,几乎是全村出动帮忙。

话说张伯住的房子由于年深日久,没有躲过一次大暴雨的侵袭,坍塌了,幸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房子塌了自然要重翻盖,那时候盖房都比较简单,再说了山里人也没有多少讲究,找一些石头,山上有的是木材,盖房有的材料都是凑起来,可是有一点问题还没解决,就是在房子盖好之前,自己必须找个可以住的地方。没办法张伯只好在村口的一栋废弃的老宅子里暂时栖身,刚开始去的时候,村子里几个年长的老者就一脸恐惧的对张伯说“这房子可不能住人,你面有一位老婆婆,在半夜的时候会出现,点着一盏煤油灯,在灯底下做针线活。

据说十几年前有两个外地来的客商,无意间在古宅里躲雨结果半夜时分,发生了恐怖的事情,一个被吓得神志不清,另一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到现在都是悬案,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在这里居住,弄的房屋的主人苦不堪言,可是没有办法,出啦这麽诡异的事情,这房子从此就成了凶宅,再也没有人敢来居住,对于村中长辈的好心劝告,张伯只是微微一笑,说自己胆子大,不怕鬼怪,其实说到底,张伯对于凶宅的种种传闻也倒是多少听说过,但是一来自己没有地方可住。再说了自己只不过是借住几天,房子盖好,马上离开。

忙碌了一整天,早已累得筋疲力尽的张伯,回到了自己临时住所,看看外面已经天黑了,张伯也是有些害怕,那时候山村贫穷,谁家要是有个手电筒,那可就算是土豪,张伯点着昏暗的煤油灯,慢慢的推开房门,朝四周看了看,除了自己清早放进去的一张简单的床铺,四周空空荡荡,只是在房间的西北角有一个面积不大的土台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按照老人们的规矩,入驻闲置的房子之前,要少几张黄纸或是纸钱之类的祭品,然后嘴里在念叨念道,无非是一些有鬼啊莫怪之类的词句。放下煤油灯,张伯从怀里掏出几张纸钱,然后点燃嘴里默默的叨咕着“各位看不见的前辈尊者,在下出于无奈只好借住此处,如有打扰,还请见谅”正在此时燃烧的纸钱似乎有生命一样,渐渐的飞到了房屋西北角的土台上,在上面一直打著转,忽上忽下。看到这里张伯也有些吃惊,过了好一会,纸钱燃尽,只剩下点点灰烬,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纸灰竟然慢慢地在地上形成了几个字

【离开此地,请勿自误】

张伯只上过几年私塾,就这几个字都认不全,再说了黑灯瞎火的他也没有注意,铺好被褥上床休息,早已劳累了一天。没过多久便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恍惚之间张伯觉得有人在叫她,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背对着自己在门口仔细的雕刻着一块石碑,叮叮当当,“小伙子,你看看你还满意吗”张伯感到身不由己就像飘着一样,渐渐的走了过去,定睛一眼青石碑上,赫然写着张伯的名字,还有他的死亡日期,猛然间从梦中惊醒,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冰冷的汗水浸透了衣服,虽说梦醒了,但是张伯依旧记得墓碑上刻着的自己死亡的日期,不就是明天吗?

此时的张伯再也无法入睡,抽了一袋烟之后,心悸的感觉才渐渐平复下来,梦中可怕的一幕挥之不去,看看时间还早刚过午夜子时,煤油灯依旧泛着昏暗的光芒,突然间张伯呆住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睡觉之前已经把煤油灯吹灭了,是谁把它点找的,难道说这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也不太可能,谁会大半夜的来到这里呢。没过多久,张伯实在是困得受不了了,又迷迷糊糊睡着了。恍惚之间张伯又看到土台子上的煤油灯慢慢的自己又点燃了自是昏黄的灯光,竟然变成了青绿色,就好像坟场里的鬼火,慢慢的向自己飘了过来,可是自己睁大了眼睛并没有看见有人拿着煤油灯,难道煤油灯自己有生命。惊恐之间张伯看见西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两个影子,似乎在小声嘀咕着什么,张伯壮着胆子吼道“你们是谁,给老子滚出来”此言一出青绿色的煤油灯顿时熄灭了,死寂一般的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短暂的几秒钟之后,土台子的上面金光闪闪,仔细一看竟然堆满了金银珠宝,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张伯再一次目瞪口呆,他不敢动一下缩在墙角,希望这只是个梦,期望天赶紧亮,可是时间过得异常缓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闪闪发光的金银珠宝,慢慢的消失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画面,一个慈祥的老婆婆在昏暗的灯光下,缝补着一件衣服,一个中年男子轻轻的给老婆婆扇着扇子,一幅感人的画面。正在此时大地突然间剧烈的摇晃,房顶的土不断刷刷落下,可是土台子旁的两个人却浑然不知,张伯顾不得多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两人推出门外,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张伯昏了过去神魔都不知道了。当张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张伯呀,你可算醒了,你小子命大,半夜的时候房子塌了,我们在门口发现的你,真是命大”张伯向村民们讲起自己在古屋中的经历,但是村民们谁也没当真,毕竟梦中的事,有谁会当真呢。可是没过多久,村民们在整理古宅废墟的时候,在西北角土台子下面发现了一具男尸,面面目栩栩如生,手里依旧拿着一把扇子,他旁边还有一居白狐的尸体,周围散落着许多的金银珠宝、故事的主人公张伯早已过世多年,事情的真伪也许只有天知道了。

惠州市写标书公司标书价格

临汾污水排放PE缠绕结构壁B型管质量上的定位

正骨疗法培训舟山推拿正骨培训多少钱

东风轻型扫路吸尘车价格东风公司报价

保定满城县柴油发电机出租价格

道路扫地车价格一辆多少钱

聊城国标PE硅芯管质量有保障

江铃扫路车国五优惠价

厂家批发8吨吸尘车厂家

人力三轮垃圾清运车大全3立方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