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意大利时装工业跟着政治走-【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36:05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近日,意大利选举结果的不确定性使得全球股票市场摔了一大跤,也让这个国家的时尚产业,半暗半明。政局处于混乱状态的意大利,像个神经过敏的、不停颤抖的人。米兰证交所继续表现得萎靡不振,意大利时装零售业与奢侈品牌股票纷纷失守:Brunello Cucinelli下跌2.8%至每股15.06欧元,折合每股19.68美元;Luxottica集团,下跌1.5%至每股34.02欧元,折合每股44.45美元;Salvatore Ferragamo下跌1.8%至每股20.24欧元,折合每股26.45美元。Safilo集团下跌1.5%至每股8.35欧元,折合10.91美元。

随着焦虑情绪的堆积,东京股市日经225指数下跌2.3%至11398.81,香港恒生指数下跌1.3%至22,519.69。巴黎CAC 40指数下跌2.7%至3,621.92。法兰克福达克斯指数(DAX)下跌2.3%点至7,597.11,伦敦富时100指数(FTSE 100)下跌1.3%至6,270.44。华尔街表现尚佳,道琼斯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上涨0.8%至13,900.13,虽然在大选结果出炉的前一天,它已经下跌了216个点。

心系政治的厂商们

为期两天的议会选举结束后,意大利的政治现状支离破碎。由民主党及其领导人皮埃尔·路易吉·贝尔萨尼(Pier Luigi Bersani)代表的中左翼联盟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众议院的选举,但并未拿下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在选民的焦虑与压力下,两院都迫切需要选举出执掌者:要么,获得多数选票的党派组成一个联合政府;要么,再经历一个回合的选举。即使面对着这种不确定的结果,意大利时装工业的高层也一致发出充满希望的乐观信号。

由喜剧明星和政治新手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领导的“五星运动党”(Five Star Movement)在选举中异军突起,在众议院收获了25.5%的选票,在参议院收获了近24%的选票。毕竟意大利因国债、高失业率和起伏不定的消费指数而死气沉沉,很大一部分选民厌恶前总理马里奥·蒙蒂(Mario Monti)。他执政期间,财政紧缩政策和基本生活福利的缺失引起了民众的诸多不满。呼吁改革的格里洛顺势凝聚一股新的政治力量,称要与旧势力对抗。“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因为格里洛获得的每一张选票都反映着意大利人是多么的愤怒,”桑托·范思哲(Santo Versace)是一间家族企业的董事长,也是一名前内阁成员。他认为意大利曾经的政治状况令人悲哀,一个“腐败的”官僚阶级限制了这个国家的发展。而这一次“标志着一场广泛的革命的展开”。被问及如何看待格里洛的经验不足,他说:“政治真是全世界最轻松的工作如果你肯把关注点放在人民身上,而非你自己身上。”他同时认为,时尚业需要从“勒死人的税收”中解脱出来。在支持削减官僚特权的同时,他还希望新政府能建立更多的职业培训学校。

弗朗科·佩内(Franco Pené)是服装制造企业Gibò Co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为Jean Paul Gaultier、Jil Sander、Rochas、Michael Kors和Roverto Cavalli等品牌服务。佩内认为前景非常乐观:“选举结果导致的失望和不愉快是选民本能的、直接的反应,但这个国家需要政府来提供就业机会、规划国家的发展。意大利人民忍受了30年了,从前那个官僚阶级根本没把国家的前途放在心上,当然也不曾预见这次的一败涂地。”佩内坚信政治体系是一个“自我调节的系统,当它触底时,意味着启动了一个机制。这个机制不会解决系统的问题,而是将之清零。就像那个腐旧的官僚阶级一样,他们曾控制着意大利,但现在已经滚蛋了。”他指出许多老政客在这次大选中被踢出局,最明显的就是曾三次当选总理的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他的人民自由党和中右翼联盟仅获得了1/3的选票。

革命派手中的时装产业

关于格里洛和他的党派成员,佩内说:“他们或许年轻,缺乏经验,但他们在选民眼中是不妥协的人。”新一轮选举后,关注点将转移到重新修订选举法和削减财政支出上。他建议贝尔萨尼退一步,让佛罗伦萨的年轻市长马蒂奥·伦兹(Matteo Renzi)走到第一线来。“如果他们一开始就让伦兹作为党派代表,或许会赢得轻松。”他谈起这个有些另类的政治家,这个人曾在几个月前输掉了初选。但佩内还是把票投票给了蒙蒂,虽然他“不是完全令人信服。”

卢卡·卡普雷(Luca Caprai),是针织企业Cruciani的创始人。他希望伦兹能有更好的政治发展,希望给贝卢斯科尼安排一个“空架子职务”。他希望两党避免新的选举,而是“上足马力开始改革”。在他看来,新选举的结果依然会是:格里洛获得多数选票;现存的官僚阶级将“被废弃重置”。卡普雷相信格里洛不是政客,但由他来执掌国家会有些困难:“他会用针刺那些政客,逼他们去做那些怠工了很多年的事。他们要么照办,要么卷铺盖走人。”

阿曼多·布朗齐尼(Armando Branchini)是米兰咨询公司InterCorporate的副董事长。他对选举结果感到忧心:“意大利人最擅长自杀性行为。回头看看意大利选举的历史,在过去的60年里,那些真正呼吁理性的党派最终都会失掉选举。意大利人喜欢激情上脑的东西,他们相信荒谬的许诺。”他尤其指出“意大利有超过40万人靠政治过活,这个数目超过了法国、英国和德国”。

布朗齐尼也将票投给了蒙蒂,他认为意大利人“不需要保守派观点,也不需要一次革命。需要的是严肃而深刻的改革。革命会带来独裁者”。他说在蒙蒂执政的那几年,出口率的确上升了。限制官僚特权和减少政治系统的支出等改革措施依然是布朗齐尼的关注点。谈到必要的刺激经济的措施,Salvatore Ferragamo的CEO米歇尔·诺尔萨(Michele Norsa)认为:应当“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比如城际交通和旅馆;改良并制定新的签证程序,以吸引更多的境外游客。“我们需要为了未来蓝图而努力。就潜能来看,意大利的增长将是呈几何数字的。”

石家庄发电机出租租赁

室外钢结构防火涂料

1分64光分路器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