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楚顷襄王在历史上的真实面貌是什么样的

发布时间:2021-02-01 10:47:26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楚顷襄王在历史上的真实面貌是什么样的?

因屈原投江而遭后世诟病的楚顷襄王熊横真实的一面 。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公元前279年,秦国发起全面攻楚之战,一战彻底将楚国从战国七雄行列淘汰出局。彼时楚军四倍于敌,还处于主场,在本土作战,却大败于秦军。这就是战国时期著名的秦楚鄢郢之战。战争结局,楚国丧失国都和大片国土,楚顷襄王熊横带着残兵败将和文武官员、皇亲贵族流掩于信阳之北的城阳城。

说起这次秦楚鄢郢之战,最初的导火索盖因楚顷襄王一时愤起而引发。

楚顷襄王,楚怀王之子,芈姓,熊氏,名横。后世对楚王熊横评价负面居多,其实也不够客观。当然,楚国此战丧失半壁江山,熊横作为在任楚王负有直接责任,是他热衷诗词歌赋、出游围猎,昏庸奢靡、疏于国政的必然结果。楚国面临秦国吞并的“三难”“五患”危机,不仅三闾大夫屈原、谋臣庄辛当面直谏了,连十二岁的少女庄侄也缇竿拦车忠告过他;但熊横接班时的楚国已经国势江河日下,也是不争的事实。

从秦楚鄢郢之战背景也可以看出楚王熊横遇事优柔寡断,作为一国之君缺乏驾驭全局的领袖能耐,更谈不上政治谋略。

熊横这样的性格,与做太子时先后两度派出当人质有很大关系。第一次被送到秦国作人质。期间熊横与秦国一位大臣私下发生殴斗,太子熊横不顾和秦大局,而呈一时之气,杀死秦国大臣后逃回楚国。闯此大祸,太子熊横惊恐万分,他既怕秦国追杀他,又怕父王问罪于他。果然,秦军大兵压境,问罪而来。秦昭王以武关会盟为名劫持楚怀王到咸阳,要挟楚国不杀太子熊横,就割让巫和黔中的郡县。楚怀王怒而不允,最终客死秦国。

第二次太子熊横又被送到齐国作人质。楚怀王被秦国劫持后,楚国皇族大臣权衡利弊,欲立熊横为君王。熊横的生死去留皆在齐愍王掌中。齐愍王与国相大臣们争论多日,在杀与不杀之间犹豫不决。这些日子让质于齐的太子熊横备受生死煎熬,身心再次遭受到严重惊吓。好在最终齐愍王采纳国相的计谋放回熊横,这才有太子熊横上位楚顷襄王。

两次失去自由的人质日子让熊横刻骨铭心,也让他身心疲惫。二十一岁的熊横当上楚国君后,沉醉于美女佳肴之中,贪图舒适安逸,得过且过;大部分时间在后宫与妃子嬉闹,甚至想与神女梦淫;稍微干点正事,就是和宋玉、唐勒、景差等对吟辞赋,或外出游猎。少有理政,则处事率性、谋事欠周,重用子兰疏远屈原,失去民心。短短几年,先后丢掉析邑、宛、邓、上庸、汉北等地盘;但也有兴文学、修楚长城西半部,与秦、三晋、燕联手伐齐取得淮北的一系列政绩。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楚顷襄王熊横此时决定放弃原来与秦等联合攻齐的策略,转而派大将淖齿率兵救齐,虽然被淖齿破坏延宕,但留齐策略标志着熊横战略思维的渐趋成熟。

楚顷襄王熊横喜好打猎,听说有一个惯于用小型弓箭射猎北归鸿雁的猎人,公元前281年春天,熊横就把他叫来,本想和他研习打猎之技,猎手却以弩弓细箭射雁做比喻鼓动楚王报仇抗秦。

猎手说:“我们的先王被秦国人欺骗客死他乡,没有比这更大的怨仇。如今一个普通人有怨仇,尚且能够报复大国的君王,像白公(白起)和伍子胥就是。现在楚国土地方圆五千里,拥有百万雄师,本可以驰骋于千里原野,然而却坐受困厄,我私下认为大王不应如此啊!”熊横听了深受刺激,热血直涌脑门,即派遣使者前往齐国、韩国等侯国,策划缔结合纵联盟攻打秦国计划,并想趁机吞并周朝王室。周赧王获知消息,马上派大臣武公出使楚国,对楚国国相昭子晓以利害,劝诫楚国罢战休兵。楚国听从了武公的劝告,放弃了原来攻秦灭周的计划。无论从战国大局还是从秦楚两国国力军力对比上看,这无疑是正确决断。

问题出在楚顷襄王熊横缺乏应有的防范意识,在战略意图披露,放弃了攻秦灭周计划后,一是该玩照玩,在秦军大军压境时,熊横竟仍带宠臣外出游猎,不理国政;二是继续派出大将庄蹻出师攻打夜郎国,向西南开疆掠土。秦国听到楚国合纵攻秦灭周消息后,又探得楚国兵力空虚,决定先下手为强,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公元前281年),秦王派大将司马错举兵攻楚,楚军大败,割让上庸、汉水以北的大片土地与秦国讲和。但楚国上下太相信“北方之狼”,没想到秦国并不以此而满足,而是一鼓作气,发起了鄢郢之战。

秦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大良造、名将白起率军攻陷楚之邓城后,向鄢城进逼;另一路由秦蜀郡守张若率水陆之军东下,向楚国的巫郡及江南地进军。白起一支长驱直入鄢城,在鄢城西边百里处筑堤蓄水,并修长渠直达鄢城,然后开渠灌城,水入城为深渊,鄢城的东北角经河水浸泡溃破,城中军民被淹死数十万,其惨状让楚国军民闻风丧胆。楚军溃散,不能再应战。张若率水陆之军攻拔西陵(今宜昌西),扼住长江,截断郢与西面巫郡(今川东、鄂西地区)、治巫(今巫山县北)的联系。次年,秦军乘胜进军,白起率领的秦军主力沿江东下,烧毁其先王陵墓夷陵,继而攻占楚国都城郢(今荆州西北),楚顷襄王与皇室贵族落荒而逃,向东北突围,秦将白起追至竟陵(今潜江西北)方才停止。

此时,楚顷襄王熊横肠子都悔青了。颠沛流离逃亡路上,他对自己的过失开始了反思。大臣庄辛谏言犹在耳边:“君王左有州侯右有夏侯,车后又有鄢陵君和寿陵君跟从着,一味过着毫无节制的生活,不理国家政事,如此会使郢都变得很危险。”楚顷襄王说:“先生老糊涂了吗?还是认为楚国将遇到不祥呢?”庄辛说:“臣看到的是事情的必然后果,臣不敢认为国家遇到不祥啊。假如君王始终宠幸这四个人,而不稍加收敛,那楚国一定会因此而灭亡的。请君王准许臣到赵国避难,在那里来静观楚国的变化。”

对庄辛的直谏,楚顷襄王彼时大不以为然,随他去了。此刻,看着遍地逃难的楚人,熊横已经追悔莫及。逃亡途中又传来屈原投江自尽的消息。熊横继位之初,已经让屈原回朝参与国是。屈原和一帮正直忠贞大臣对顷襄王和子兰当初鼓动怀王赴秦之约而导致怀王困死于秦,让楚国蒙受奇耻大辱这件事十分愤慨,对顷襄王和子兰颇有怨愤之辞。“子兰闻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于顷襄王,顷襄王怒而迁之”,将屈原再次放逐更偏远的荒野之地。此刻,楚顷襄王仰天长叹:屈平大夫别我而去,后悔晚矣!良久,又问国相昭子、令伊子兰:汝等作何感悟?二人满面羞赧,面面相觑,无言以回。子兰从此坐上冷板凳,熊横则日渐觉醒。

认真说起来,其实论起奢靡昏庸,楚顷襄王熊横远不及他的几位先祖,更不及他的父王,楚怀王留给他的就是一个烂摊子。丢国都的他又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一个。后世为什么对熊横的恶评恁多呢?很大原因是他听信谗言,流放屈原,最终屈原又因他丢失都郢而投江自尽。后世人们想起屈原,读起屈原辞赋,都会痛骂熊横。骂人者肯定不会摆被骂者的好。历史告诉我们,得罪什么人也别得罪文人啊!

熊横一行在残兵败将簇拥下,仓惶奔逃,不觉来到大别山南麓。走投无路情势下,幸有驻守黾塞三关(武胜关、九里关、平靖关)的楚军前来接应;于是,楚王熊横在国相昭子辅佐下,遂决定翻越大别山,暂奔城阳再说。

信阳城北二十五里之城阳城,初建在楚武王克申设县(早于秦朝县制)之后,为楚国屯兵城;楚文王吞并申国周边的诸侯小国后,特别是灭掉蔡国后,大量蔡国人涌来,楚国在屯兵城基础上规划扩建城廓,驻扎重兵,取名负函,背负淮河、黾塞三关防线,成为楚国进军中原的军事要塞。

“负”有背负、抱持之义,“函”有包容、函纳之义,楚人命名新筑的城廓为“负函”,取“背负河山,函盖中原”之意,有“乃谋北方”的战略意图,列为楚国“问鼎中原”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城居淮水北岸,东、北低,平原广袤;西、南高,背负淮水与黾塞三关(武胜关、九里关、平靖关),进可攻中原,退可守三关,军事地位极为显著。

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与伍子胥、孙武率吴国全部兵力与唐国、蔡国共同攻打楚国,受伤的楚昭王逃亡中躲避于随国,吴军包围随国都城,威逼随曾侯交出楚昭王。正在此时,楚国大夫申包胥哭秦救楚的援军到了,吴王阖闾只得退兵。楚昭王从随国出来曾到负函短暂养息。或是重新认识了负函的战略意义,或是狡兔三窟,修条后路;总之,楚昭王郢都复位后就派来叶公诸梁,与守将左司马眅、申公寿余共同主持,对城池进行大规模加固修建,使之成为楚在淮北的政治军事重镇。公元前491年,楚昭王率大军伐吴就是从负函城出发的。

狼狈不堪的楚国王室贵族在城阳安下身来。楚顷襄王熊横一改慵懒作风,即召集文武官员议事。昭子对曰:昔先祖筚路蓝缕,尚能开拓荆楚江山;我今仍有半壁江山,若君臣一心,绝地反击,收复失地可期。熊横遂宣布城阳为复兴楚国临时国都,后人因此也称城阳为城郢。堂上有人立即参奏兴土木,建王宫,被顷襄王斥下。郢都坚固不坚固?秦军不过三日拿下。人心之固,国家方能坚不可摧。顷襄王说:文没有屈平、庄辛,武没有左司马眅、庄蹻,何以救国也哉!很多大臣建议顷襄王迎回庄辛辅政。于是,顷襄王派出骑士,拿着他的亲笔信,前往赵国迎回了庄辛。

这一回楚王熊横放下了身段,礼贤下士,亲自到城阳城外迎接庄辛。主仆一见面,熊横就谦卑地说:“寡人不能用先生之言,今事至于此,为之奈何?”庄辛见熊横如此诚恳,对曰:“臣闻鄙语曰: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庄辛仔细分析了各国形势,又对楚顷襄王说,虽然秦国占领了楚国都城,但楚国还有纵横几百里的土地,只要振作起来,改正过去的错误做法,秦国是灭亡不了楚国的。熊横遂令驻守黾塞三关(武胜关、九里关、平靖关)的楚军反身守北御南,守卫城阳,使得楚国王室得以在城阳偏安一隅。

楚顷襄王决心振作起来,纳谏改过,重用正直善谋之人,以城阳作为楚国复兴基地,收复失地。首先,以申息之师为主力,并陆续调集东部现存兵力和附庸国兵力汇集于城阳,同时收编逃难楚人中青壮男丁,计十余万,加紧在跑马岭整编训练。其次,封庄辛为阳陵君,授予执珪,并赐予他淮北大片土地,以表彰他直谏和救楚之功。第三,派人迎取庄邑女庄侄为襄夫人。

楚顷襄王在城阳,罢淫乐,勤理政,据说熊横当时立下楚国不兴不食肉的戒律。他还想学习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后在众大臣劝解下,搬走龙椅,改为坐薪。相工出于好心,送来一捆绸布包裹的软草,被熊横严词呵退。他亲自安排人砍了一捆树枝,每天就坐在上面办公,时刻提醒自己要忍辱负重,中兴楚国。熊横每日半天办公,半天坐守跑马岭观看练兵情况,给参练将士鼓劲打气。

失郢次年,也就是公元前277年,新组建的楚军初试锋芒,首战收复巫郡、黔中郡失地。秦国只得又派蜀守张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史记·秦本纪》)。《史记·楚世家》亦记载:“秦复拔我巫、黔中郡”。巫郡、黔中郡虽然得而复失,但初战胜利还是打破了秦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扭转了鄢郢之战后楚军颓废的士气。

公元前276年(楚顷襄王二十三年),熊横趁秦将白起伐魏时机,再次组织楚军反攻。这次反攻,楚顷襄王熊横做了充分准备,举行了声势很大誓师大会。并在行动前派人远赴滇池联络庄蹻将军,要他从南部发起攻秦,策应楚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楚军出师大捷,再度收复巫郡和黔中郡。不久,又抓住秦主力北移攻打三晋之机,十万楚军再次出击,一举收复鄢郢之战秦国所掠江旁(鄂东、赣北)十五邑,设置郡县,抵拒秦国。

楚顷襄王熊横临都城郢(城阳)大约三年光景,励精图治,挽楚国于即倒;坐薪图强,收复大片失地,将功抵过,使楚国得以延续五十五年。熊横在城阳城三年,大有先王熊侣“三年不蜚,蜚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的遗风,被后世称道。

形势稳定后,楚国君臣考虑到陈(今淮阳)传为“太昊之墟”,历史悠久;先祖楚庄王施仁复陈,楚悼王强国并陈,三次攻陈灭陈,苦心经营,楚化已深。同时,陈地处中原,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西北有韩、魏屏障,韩、魏与秦有世仇;西南有楚之昭陵、上蔡等军事要地,汝水迂回,构成天然防线;又北近中原诸国,互为依靠,故在收复江旁十五邑不久,楚顷襄王熊横就率领文武大臣正式北徙,移都于陈,史称“陈郢”。

楚顷襄王执政三十六年,毁誉参半,前二十一年,除了辞赋,乏善可陈;所有建树都集中在后十五年。而有建树的十五年正是从信阳的城阳城开始的。

熊横在楚国生死存亡关头,幡然悔悟,坐薪城阳,奋发图强,最终成为楚国八百年历史、二十六位君王中有所建树的君王之一。他改过自新,绝地求生的史绩影响了后世很多君王,于是,他们把城阳尊称作“楚王城”。

延边工业设计

江苏工业设计

白银工业设计

三亚产品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