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秦晖中国的左派与右派需要一个共同的底线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5:53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秦晖:中国的左派与右派需要一个共同的底线

十多年之前,整个社会早已对要不要改革达成了一致见解,但改革中出现的“掌勺者私分大锅饭”和“寡头化”让一些知识分子忧心忡忡。学者们针对如何改的问题争论不休,其中最典型的分歧正是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争论,效率与公平的争论。“经济学帝国主义”成为众矢之的。  秦晖先生正是在此背景下提出了“共同的底线”说法。他论述这一问题的一系列文章,由于种种原因,在十年后才结集出版。不过,今天重温,我们会发现“共同的底线”不但没有过时,而且,捍卫“共同的底线”,同志仍需继续努力,因为这种底线仍然在被不断践踏,环境甚至更加恶劣。  秦晖先生的观点是,“在中国目前的历史条件下,不仅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某些价值是可以重合起来的,甚至古典自由主义和古典社会主义的一些基本立场和原则也是可以重合起来的。”这些重合的部分,就是他所谓的“共同的底线”。  他称自己是站在重合地带的人:“我们现在的立场用语言表述就是,我们赞成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都认同的那些基本价值,而反对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都反对的那些价值。在中国的环境中,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存在着主要的重叠之处。我们就是站在这些重叠之处的人。”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所谓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陷入经济增长放缓的困境,而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却似乎出现了一派欣欣向荣景象。在这种背景下产生了一些学者口中的“中国道路”,即认为中国可能会形成一种迥异于西方的特殊制度。秦晖先生在提出“共同的底线”时,也认为中国面对的问题不同于西方面对的问题,但他不赞成所谓的“中国道路”。  在他早年的一篇文章中,他说:“我是从来反对用‘特殊文化’、‘亚洲价值’这类理由来抵制人类普世价值的,或者说我是人文主义者或普世价值论者。但正因如此,为了实现这些价值就需要正视中国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一味把别人的问题当成自己的问题,陷于‘生活在别处’、‘直把杭州作汴州’的荒诞。”  在西方语境中,的确存在着自由多一些还是福利多一些的争论,中国人也发现美国和欧洲尤其是北欧一些国家正在形成不同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但是在中国谈论这些却为时过早,而且偏离现实,因为中国真正的问题是,“在西方无论左右派都承认为私人领域的那些地方,公共权力偏偏要限制以至管制;而在那些西方无论左右派都认为是公共领域的地方,包括公共权力本身,又偏偏为个人意志和小集团利益所支配。”  因此,“当前在公民自由权利与基本社会保障都非常缺乏的中国,根本不存在‘自由还是福利’这种问题……中国现在不是自由放任太多,也不是福利国家太多,我们不是既不要自由放任又不要福利国家的问题,而是恰恰相反,既要更多的自由放任又要更多的福利国家。”  这些言论在今天看来正是对“中国道路”的反驳,因为中国并不是正在走一条迥异于政治和经济制度都已成熟的那些国家的道路,而是恰恰相反,中国还没有走到这条制度之路的入口。一个标志就是秦晖所说的,“我们面临的主要是‘前现代’问题,我们还得为那些西方从保守党到社会党都认同的基本价值而奋斗,我们的社会中哈耶克与马克思都拒绝的事情那么多,脱离了这个基本现实,无论什么主义还不都是一句空话!”  共同的底线就是共识,这个社会需要共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