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发生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发生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童连环离奇失踪谣言四起

发布时间:2020-06-30 18:32:30 阅读: 来源:煤气发生炉厂家

五位妈妈一起寻儿

阅读提示

2007年5月19日到12月8日,淅川县城半径不到5公里范围内,先后有7名小孩在家门口神秘失踪,至今杳无音信。因案件没有侦破,各种谣言四起,笼罩着这个小山城。

12月24日,本报记者赶到淅川县,对发生在这里的多起儿童失踪案进行调查。

一个家丢了俩孩子

“淅川县金河镇的十字路口有个小转盘,刚丢孩子的全玉条家就住在那里。”2007年12月24日,记者经人指点,冒雨来到全玉条家。此时的全玉条,依然极度悲痛。见到记者,她眼噙泪水,拿出了一张《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上贴着她的两个孩子的照片,大的叫吕向阳,5岁。小的叫吕向雷,3岁。两个孩子黑黑的眼睛,圆圆的脸,十分招人喜爱。可就在半个月前,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在家门口神秘失踪了。

全玉条告诉记者,这里是她的娘家。婆家在淅川县上集镇娃鱼河村。12月8日,她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吃中午饭时,两个孩子端着饭碗到了门外。约下午1时许,3岁的吕向雷把两个碗送到家里后,又继续到门口玩。

10分钟之后,全玉条却不见了门外的两个孩子。她急忙寻找,可找遍整个金河镇,也不见俩孩子踪影。全家人又到县城寻找,但找到了晚上也未找到。

当天下午6时10分,一个持河南口音的陌生电话打到了全玉条娘家。电话是全玉条的父亲接的。对方问:“你是阳阳的爸爸吗?我是安徽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全玉条家人当即向淅川警方报告了这个情况。警方调查之后回话说,电话是从一个公用电话打来的。

7个月丢了7个男孩

听说记者采访儿童失踪事件,另有4对夫妇赶到全玉条的娘家,向记者反映情况。

5月19日,家住淅川县上集镇二农场的杨天贵7岁的儿子杨帅在家门口玩耍时失踪。杨天贵在四处寻找无效的情况下,到上集派出所报了案,但孩子至今下落不明。

杨帅的失踪,是记者调查的5起失踪案件中发生最早的一起。两个月之后,失踪案件又接二连三地发生了。

7月26日,家住淅川县城罗寨集贸市场的贾建锋,他的两个儿子贾少攀(7岁)、贾杨鑫(4岁)在家门口玩耍时同时失踪。

10月3日,家住淅川县上集镇谢岭村公园大门口的刘国军的7岁男孩刘晓东在家门口玩耍时失踪。

11月25日,家住淅川县上集镇西湾村3组的陈建国的儿子陈淅阳(4岁)在家门口失踪。

据记者了解,上集镇位于淅川县城郊,因此可以说,从5月19日到广州牛皮癣公立医院12月8日,不到7个月时间发生的5起7个儿童失踪案,都发生在淅川县城,而且其范围很小,半径不到5公里。

共同的悲剧,把素不相识的5个家庭连在了一起,他们结成了“寻子联盟”,大家一起寻找孩子,一起张贴《寻人启事》,互通信息。

各种传闻弥漫山城

连续的儿童失踪案发生之后,恶性传言四起。据全玉条讲,她的两个儿子丢失两天之后,有人捎口信说,有村民在5公里之外的竹马山上看到两个小孩,肾没有了。

听到传闻,全玉条家人立即派了几十人到竹马山上寻找,没有找到。此后不久,又有人说她的俩孩子已经残疾了,现在县城十字路口的一个电线杆附近逗留。全玉条再次去寻找,但是也没有找到。

采访期间,淅川县滔河镇的一个老师告诉记者:“前不久一个失踪的男童自己回来了,家长撩开衣服看到身上有了伤疤,到医院体检后发现,孩子的一个肾没了。在孩子的口袋里,发现装有4000元现金。问孩子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孩子说记不得了。”

记者看他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便联系采访。但采访了半天,却发现,这也是个无根无据的恶性传闻。

除了恶性传闻之外,更多人则担心悲剧再次在自家上演。记者在学校门口看到,放学之后,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来接孩子。一个老太太告诉记者:“5岁的孙子不到上学年龄,我天天把他锁在院子里,免得他出门被抱走!”

失踪案有“八大悬疑”

5起失踪案件并不是没有任何线索和规律可循。记者通过调查发现5起失踪案件中,有八处疑点。

其一,丢失时间集中在上午11时至下午1时。

杨天贵的儿子杨帅失踪时间是5月19日中午12时。7月26日下午1时,贾建锋家人吃了中午饭上班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贾少攀、贾杨鑫两个孩子。刘国军的孩子刘晓东是10月3日11时30分失踪。陈建国的孩子陈淅阳也是11月25日上午11时30分失踪。全玉条的两个孩子吕向阳和吕向雷失踪的时间是12月8日下午1时许。

其二,失踪日子均为双休日或节假日。

5月19日星期六;7月26日,暑假假期;10月3日,属于十一黄金周;11月25日,星期天;12月8日,星期六。

其三,地点均在家门口。

其四,丢失的均是男童,年龄在2岁到7岁之间。

其五,均为二胎以上男孩。7个孩子未有一个属于独生子女。

其六,除了刘国军家之外,其余4起失踪案,都属于暂住地家门口。

有人分析认为,暂住地的儿童一般附近的大人都不认识。看到有人抱孩子,会以为他们是一家人。不会想到他们在实施拐骗或绑架,给罪犯造成了可乘之机。

其七,有多个目击证人称,孩子被一个开红色无牌照摩托车的男子带走。

据全玉条5岁的侄子全淅磊讲,有个男子把吕向阳抱了起来。吕向雷看到哥哥被人抱走,哭了起来。那个男子于是又掉头将吕向雷抱走了。全淅磊说,那个男子开一辆红色摩托车。有人证实说,杨帅也是被一个骑红色无牌照摩托车的男子抱走的,那个男子个不高,长头发。

其八,孩子失踪时,总是有一个大点的孩子做诱饵。

有目击证人讲,刘晓东失踪时,有一个12岁左右的男孩子拉着他。目击者以为两个孩子是亲戚关系,就没有在意。杨帅失踪时,有目击证人看见,一个大点儿的男孩拉着杨帅一起下河去捉螃蟹。陈淅阳的母亲讲,陈淅阳失踪时,有人发现有一个10多岁的孩子与他一起出了胡同。

案件引起各级领导重视

12月24日记者采访了淅川县公安局。据该局有关负责人讲,对于连续发生在淅川的儿童失踪案,淅川县公安局非常重视,也感到压力很大。迄今为止,所有失踪的男童均没有回家,也没有发生死亡或者绑架事件。“偷肾”之说,实属谣言。因没有任何迹象证明这些孩子是被绑架、拐卖,不具备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因此,公安机关对这5名儿童丢失事件均没有立案。

但是警方并没因为没有立案,就放松了案件的侦查。所有失踪的孩子的消息,都已经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查询系统,同时刑侦大队重案组已抽调大批干警正在尽力摸排线索。

据悉,此案已经引起了河南省公安厅,南阳市委、市政法委,南阳市公安局和淅川县委等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昨天,河南省公安厅和南阳市公安局已经派出警力,南阳市委、南阳市政法委也抽调领导进驻淅川,共同对侦破海南最好的牛皮癣医院工作进行指导和督办。

□首席记者郭启朝文图

transform 2D 空间转换丨慕课网教程

MyBatis select丨慕课网教程

animation 动画丨慕课网教程